关于多巴胺的那些事

2017-09-21 07:49

  不经意间看到,感觉还挺有意思的,看到一些比较有意思的文章,就都一起粘贴上来

  ------------------------------------------

  ------------------------------------------

  由脑内分泌,可影响一个人的情绪。 它正式的化学名称为4-(2-乙胺基)苯-1,2-二醇,简称「DA」。Arvid Carlsson确定多巴胺为脑内信息传递者的角色使他赢得了2000年诺贝尔医学。多巴胺是一种神经传导物质,用来帮助细胞传送脉冲的化学物质。这种脑内分泌主要负责大脑的,感觉,将兴奋及开心的信息传递,也与上瘾有关。爱情其实就是脑里产生大量多巴胺作用的结果。所以,吸烟和吸毒都可以增加多巴胺的分泌,使上瘾者感到开心及兴奋。根据研究所得,多巴胺能够治疗抑郁症;而多巴胺不足则会令人失去控制肌肉的能力,严重会令病人的手脚不自主地震动或导致帕金森氏症。最近,有科学家研究出多巴胺可以有助进一步医治帕金森症。治疗方法在于恢复脑内多巴胺的水准及控制病情。

  常用其盐酸盐,为白色或类白色有光泽的结晶;无臭,味微苦;露置空气中及遇光色渐变深。在水中易溶,在无水乙醇中微溶,在氯仿或中极微溶解。熔点243℃-249℃(分解)。

  本品为体内合成肾上腺素的前体,具有β受体激动作用,也有一定的受体激动作用。能增强心肌收缩力,增加排血量,加快心率作用较轻微(不如异丙肾上腺素明显);对周围血管有轻度收缩作用,升高动脉压,对内脏血管(肾、肠系膜、冠状动脉)则使之扩张,增加血流量;使肾血流量及肾小球滤过率均增加,从而促使尿量及钠排泄量增多。用于各种类型休克,包括中毒性休克1JLl源性休克、出血性休克、中枢性休克、特别对伴有肾功能不全、心排出量降低、周围血管阻力增高而已补足血容量的病人更有意义。DARPP-32基因有三种变体:TT TC CC ,这些变体决定大脑中多巴胺的水平。 [编辑本段]药品特性 多巴胺(dopamine)是NA的前体物质,是下丘脑和脑垂体腺中的一种关键神经递质,中枢神经系统中多巴胺的浓度受因素的影响,神经末梢的GnRH和多巴胺间存在着轴突联系并相互作用,以及多巴胺有GnRI-{分泌的作用。

  中脑的神经原物质多巴胺(Dopamine),则直接影响人们的情绪。从理论上来看,增加这种物质,就能让人兴奋,但是它会令人上瘾。多巴胺在前脑和基底神经节(Basal Ganglia)出现,基底神经节负责处理恐惧的情绪,但由于多巴胺的缘故,取代了恐惧的感觉,因此有很多人的上瘾行为,都是因多巴胺而起的。

  你有否想过,人为甚么会思想,会有感觉,会对一些事物热烈追求,这可能都只不过来们大脑内一些微小物质的化学作用而已.

  阿尔维德—卡尔森等三人就是研究这种人皆有之的物质而获得诺贝尔,他们研究的化学物质名叫「多巴胺」(dopamine),能影响每一个人对事物的欢愉感受.

  人的脑中存在著数千亿个神经细胞,人所以能有七情六欲,控制四肢灵活运动,都是由于脑部信息在它们之间传递无阻.然而,神经细胞与神经细胞之间存在间隙,就像两道山崖中的一道缝,讯息要跳过这道缝才能传递过去.

  这些神经细胞上突出的小山崖名叫「突触」(synapse),当信息来到突触,它就会出能越过间隙的化学物质,把信息传递开去,这种化学物质名叫「递质」,多巴胺就是其中一种递质.

  多巴胺的作用是把亢奋和欢愉的信息传递,人们对一些事物「上瘾」主要是由于它.诺贝尔委员会彼得松在评论今届项时就说:「烟民,酒鬼和隐君子统统与多巴胺数量有关,受多巴胺控制.」

  香烟中的尼古丁会令人上瘾,是由于尼古丁刺激神经元分泌多巴胺,使人感到快感.因此,近年的一些戒烟研究,都以针对多巴胺来进行.甚至,有学者提出,爱情的产生,也源于多巴胺的分泌带来了亢奋. [编辑本段]多巴胺可能加剧了帕金森氏病 震颤、僵硬和说话含糊等是帕金森氏病患者常见的症状,出现这些症状的根本原因是制造多巴胺的神经元的死亡,多巴胺是一种控制肌肉运动的化学物质。但是,究竟什么物质了这些大脑细胞是一个让研究人员们困惑已久的问题。现在,一项令人激动的研究推测一个让人吃惊的凶手——多巴胺自身的一种形式可能辅助了神经元的退化,神经元的退化是对这种疾病的解释。

  脑中部分被帕金森氏病的神经元的标志是它们以名为Lewy bodise的 纠缠物的方式存在。这些神经簇是由一种折叠状或纤维状的名为a-synuclein的蛋白质组成。神经科学家们最初假设纤维状的a-synuclein造成了神经细胞的死亡。纤维状的a-synuclein是相对于普遍存在于健康大脑中的未折叠的蛋白质。然而,最近研究人员们了一种版本的a-synuclein,它游离在正常的和纤维状的蛋白质之间,他们将之称为原纤维体(protofibrillar)。部分研究人员认为原纤维体的毒性比纤维体大得多。为了更好地认识原纤维体,美国哈佛医学院的Peter Lansbury和他的同事们着手寻找影响原纤体形成的化合物。研究人员们在11月9日出版的《科学》周刊告说,他们在含有a-synuclein的试管中筛选出169种化合物,其中有15种抑止原纤维体为纤维体,研究人员们相信如果原纤维体的毒性更大的话,那么这种抑止就是一件坏事。这15种抑止剂中有14种属于一类名为儿茶酚胺的神经调节剂,这种神经调节剂包括多巴胺在内。因为帕金森氏疾病是由多巴胺的缺失引发的,所以多巴胺或类似多巴胺的化合物可能会加剧这种疾病的观点看起来似乎有些离奇。

  当研究人员向试管中的混和物加入抗氧化剂时,原纤维体转变为纤维体的速度加快了,这提供了一个关键的线索。Lansbury解释说,多巴胺在细胞质中形成,在那里它能被氧化。但是到达突触囊中的多巴胺会在那里被储存和,并可它们不被氧化。Peter Lansbury怀疑在帕金森氏患者的大脑中,多巴胺和它的氧化形式的自然平衡出现了问题。

  美国大学的神经生物学家Virginia Lee说,这一工作补充了原纤维体有害、氧化应力帮助它们停留在附近的。但是,科学家们也同意说这一研究应该在培养细胞和动物实验中重复,以便得到的结论能够被再次肯定、且能更好地被理解。

  有一个从事工作的年轻女医生想:许多药品,不就是医生们先在自己身上试验,然后才找到对症下药的方法的吗?她自认为自己的毅力总比一般吸毒者强,而且从事的就是工作,便立志要找到的良方。她让吸毒者当场吸给她看,接着自己也试吸了几次。岂知,她从此便上了瘾,而且再也离不开毒品。先是丈夫离婚,接着是变卖了所有值钱的东西,再后来是。她成了十足的晚期吸毒者,,绝经,乳房彻底萎缩,头发甚至也,不思饮食,体表所有可以注射的大小静脉均被进过针并结痂。最后,她了割脉的绝,并在留下的上呼吁:千万不能吸第一口啊!究竟是凭着什么使吸毒者欲罢不能的呢?

  60年代,我国药理学家张昌绍等首先发现,将微量吗啡注入家兔的第三脑垂及导水管周围的灰质内,可消除疼痛反应。若先注射微量吗啡对抗剂烯丙吗啡,则可对抗吗啡的镇痛作用。由此他们推测脑内存在着吗啡受体,即首先与药物结合,并能传递信息,引起效应的细胞成分,是存在于细胞膜上或胞装内的大蛋白质。

  由于能使人产生欣快感,但这种欣快感又是不能维持长久的。于是,为了持续不断地追求这种快感唯一的办法就是不断地吸毒。

  而且,由于人体内原有的平衡机制已被打乱,一旦停用毒品,就会在8-14小时后出现焦虑、恐慌、和再吸毒品的渴望;36-38小时后各种症状就会达到,犹如万蚁啮骨、万针刺心、万嘴吮血、万虫断筋、万刃裂肤,难以,,于是便导致再吸毒品渴望;36-38小时后各种症状就会达到导致与行为失控,个别的还会。为了摆脱这种痛苦,吸毒者自然就会不顾一切地去寻找毒品,有的吸毒者所以会说出只要再让我吸一口,马上也无所谓的话,就不难理解了。

  然而,因为毒品所具有的耐受性,渐渐地,原先吸入的量已不能获得所谓飘飘然的快感,自然就要加大剂量,从而从烫吸发展到静脉注射,因为静脉注射可以立即获得快感;于是也就出现了发作时,为了尽快注射,什么阴沟水、洗脚水,只要能渗入白粉,全然不顾;什么坐在出租车上、飞机上,也照样注射。一个吸毒者曾坦言,发作时,如果我身上只有500元钱,哪怕花400元的车费,用剩余的100元买白粉吸了然后再走回来也在所不惜。

  近年来,外国研究人员发现,人类酗酒、吸烟、吸毒所以会上瘾,是与大脑中的一种叫多巴胺的物质有关。有关研究表明:多巴胺就像血清一样,是一种神经传递素,将神经元的信息从大脑中的一个部分传递到另一个部分。血清素与情绪的悲伤和低沉有关,而多马胺则与兴奋和欢快有密切联系。有时一个拥抱、一个接吻、一句赞扬的话甚至赢了一副扑克牌都会引起多巴胺的升高,那种强烈的兴奋情绪就像毒品的作用一样。研究人员甚至相信,多巴胺不仅是传递兴奋的一种化学物质,而且是导致上瘾的。

  无疑,科学家们对形成上瘾的生物机制越是了解得清楚,对治愈上瘾的前景就越是。

  毒品的成瘾性,不仅表现在吸毒者对毒品的生理依赖上,更表现在心理依赖上,医学上称之为想瘾或心瘾。

  所谓想瘾,是指吸毒者即使在消除了毒品的戒断反应后,仍无法忘怀毒品带给他们的美妙感觉和异常欣快感。他们对毒品心理上的和渴求,往往超过生理上所承受的痛苦。于是,许多人在戒断毒品后,又复吸,而且复吸率达到95%以上,全世界都无例外。因此,长期禁毒才是摆在人类面前的一道难题。

  这里,我们不妨来看一个所谓巴甫洛夫狗的动物实验:在数月以前,实验员K给一条狗注射了吗啡,并直到成瘾。然后,实验员销声匿迹,再也不同狗接触。接着,其他人对狗进行了脱瘾治疗,并经科学仪器反复测试,狗的体内确实已没有毒品。而当实验员再次出现的时候,它两耳尖锐地竖起,痉挛,好像被一根击中。

  这一实验表明,曾被注射吗啡上了瘾的狗,虽然戒了毒,但当它一看到实验员K,神经系统就立即追忆起注射吗啡上瘾后的感觉,从而出现强烈希望再次获得吗啡的反应。

  上述实验,可以说明很多问题,但最最根本的恰恰是吸食毒品一旦成瘾后的心理渴求是难以、无法排除的。这也正是为什么说毒品的戒断,不仅是一个复杂的生理过程,更是一个艰巨的心理过程的原因。这也就是为什么有的人经过治疗,从化验结果看,体内的毒素确已经清除干净了,但一遇到适宜的,如闻到毒品的气味,同旧日的毒友接触,看到吸毒的工具等等,就立即故态复萌、开始复吸的原因。这也就是为什么说一旦吸毒,十年,终生想毒的原因。

  但也不是绝对戒不掉。在美国这个吸毒泛滥的国家,一个几十年来一直过着双重人格生活的名叫里奥斯的人,几年前痛下决心,成功地戒除了吸毒的,并成为一家所的主任。前美国第一夫人贝蒂·福特,也成功地戒断了,并建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中心。

  自然,要戒除吸食造成的,并非易事。据有关研究表明,一般要三年半左右的时间,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关键是者要有顽强的毅力和坚强的决心,要远离毒品,要有良好的家庭和社会,有文化的力量、的力量、人格的力量……

  然而,说一道万,戒除的最好办法是千万不要吸食毒品!因为大量带着血和泪的例子已经人们:毒品是不能试的!无论你抱的是什么目的,都不能试,否则就是自投罗网!

  多巴胺是一种极需我们认识的重要荷尔蒙,因为它能让我们拥有爱与创造力。2000年,Arvid Carlsson确定多巴胺为脑内信息传递者,他也因此获得了诺贝尔。多巴胺(dopamine)是NA的前体物质,是下丘脑和脑垂体腺中的一种关键神经递质,是一种用来帮助细胞传送脉冲的化学物质。人会有思想,会有感觉,会对一些事物热烈追求,这都只不过来们大脑内一些微小物质的化学作用而已.多巴胺就是其中一种能够赋予人类爱与创造力,让人产生快乐情感的神奇物质。

  人的脑中存在着数千亿个神经细胞,人所以能有七情六欲,控制四肢灵活运动,都是由于脑部信息在它们之间传递无阻.然而,神经细胞与神经细胞之间存在间隙,就像两道山崖中的一道缝,讯息要跳过这道缝才能传递过去。这些神经细胞上突出的小山崖名叫突触(synapse),当信息来到突触,它就会出能越过间隙的化学物质,把信息传递开去,这种化学物质名叫递质,多巴胺就是其中一种递质。当你遇到你喜欢的人时,一见到此人你的大脑中的“A系统”神经便会受到刺激。神经元突触工空调器神经元突出便会开始运作并分泌出大量的多巴胺。当接受器接收到多巴胺时,快乐的感觉开始扩散至。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多巴胺为快乐的荷尔蒙的原因。

  多巴胺并不存在于低等生物如鱼的脑中。它存在于较高等级的生物体内,如哺乳动物。多巴胺可刺激下视丘或称下丘脑活动。对人类而言,大脑中枢分泌大量的多巴胺时可令我们展现创造力,而这是造类区与其他生物最明显不同的地方。如果你看到一只会画图的猴子,你可以确定这只猴子的大脑内必定有大量的多巴胺在分泌着。也许毕加索、歌德、莫扎特与爱迪生这样的天才多巴胺水平都很高。他们充满快乐与的生活体验使他们得到当日的成就。紧张的生活会令我们喘不过气,使我们的心情逐渐阴沉黯淡。而在生活中培养愉悦与兴奋的感觉则可让你仿若,为你带来创造力。

  2007年12月5日,英国《卫报》曾经报道过一篇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的学者所做的一次有趣的实验。实验对象是一对田鼠。田鼠是实行终身一夫一妻制的“性情动物”。通过对这种动物大脑和行为的研究,分析它们的爱情产生与过程。结果发现,当雄田鼠和雌田鼠交配以后,雄田鼠就会一生一世忠于雌田鼠,每当这个时候,雄田鼠的大脑就会出大量多巴胺――一种名为“感觉良好”的化学物质。研究带头人布兰登?阿拉戈纳将这种多巴胺戏称为“爱情的毒药”。当他们把这种化学物质注射到从来没有交配过的雄田鼠的大脑里时,发现这些小家伙马上放弃了对其他雌田鼠的追求,而是一心一意地只想获得那只早已倾心的雌田鼠的爱。进一步的研究发现,这种多巴胺会改变田鼠大脑某一区域上的“沟渠”,这个区域为许多动物所拥有,包括人类。当已经有伴侣或曾有过伴侣的雄田鼠再次结识一个新异性时,它大脑里的这个区域就会发生剧烈变化,尽管这个时候雄田鼠大脑也会产生“爱情的毒药”这种化学物质,但是此时,该化学物质就会被已经改变的“沟渠”导向另一个神经元,导致雄田鼠无法对新异性燃起曾有的,遂变得冷淡起来。阿拉戈纳认为,虽然田鼠的爱情生活和人类的不一样,但是作用原理是共通的。也就是说,人类总是旧情难忘,实际上是多巴胺作用的结果。

  多巴胺对我们的身心健康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同时还跟愉悦和满足感有关,当我们经历新鲜、刺激或具有挑战性的事情时,大脑中就会分泌多巴胺。对许多人而言,购物就属于此列。印第安纳大学教授、研究购物成瘾行为的恩格斯说,人们在所居住社区之外的其他地区购物时会更加挥霍无度。但对大脑活动的核磁共振研究显示,多巴胺浓度的上升与对经历预期的关系要比实际经历更大,这可以解释为什么人们在逛商店或寻找廉价商品时会感到很有乐趣。

  多巴胺能让一个人于购物,做出错误的决策。埃默里大学的伯恩斯说,多巴胺可以解释为何一个人购买鞋子后却从来不穿。他说,看到这双鞋后,这个人的多巴胺就大量分泌。他说,多巴胺会刺激你的购买。它就像是行动的助推剂一样,但一旦购买行为完成后,其浓度就会下降。神家、研发主管刘易斯也指出,假日期间拥挤的顾客、恶劣的服务和你已经支出过多的现实会迅速打消购物的良好感觉。了解购物在我们大脑中引发的实际变化有助于做出更好的购物决策,避免在多巴胺带来购买冲动时过度支出。比如,从想购买的物品前走开,第二天再来选择将会消除购物冲动,有助于做出更加的决策。

  印第安纳大学的恩格斯整理了一份注意事项,帮助人们更好地做出购物决策。尽管这些步骤旨在帮助具有性购物问题的人们,但对充满假日购物狂热心情的任何人都适用。

  2.使用现金或借记卡。财力能够使你在产生购物冲动时放弃负担不起的商品。

  3.在商店关门或把钱包落在家里时浏览橱窗中的商品。你可以享受到购物的乐趣,同时没有支出过度的风险。

  4.在拜访亲友时不要购物。在陌生场所的购物新鲜感很可能会让你购买不需要的商品。

  多巴胺是导致人类进化的基本的推进器,人类没有多巴胺就无法存活。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在其著作《高峰体验》(Zenith Experience)中提到:“人类在经历如此动人而且难以言喻的事情后,会此成功体验的方向继续前进。人类紧绷的情绪会将知觉提升至更高的层级,这些情绪可以从根本上改变我们的思想;所以我称这种感觉为‘多巴胺-兴奋’”。因此,也有人称多巴胺为兴奋剂。日常生活中的一些所谓的“上瘾”也可以用多巴胺来解释。诺贝尔委员会彼得松在评论今届项时就说:“烟民,酒鬼和隐君子统统与多巴胺数量有关,受多巴胺控制。” 香烟中的尼古丁会令人上瘾,是由于尼古丁刺激神经元分泌多巴胺,使人感到快感。因此,近年的一些戒烟研究,都以针对多巴胺而进行的。当今社会也出现了一些如古柯碱(Cocaine)、(LSD)一类的几乎可以乱真的强力药剂。这种药物是由氨基酸分解制造出来的,其作用类似于大脑产生的多巴胺。只是我们的大脑制造出的多巴胺其效力远比市面上出售的类似药品还要强上数十倍。并且,出售或是购买由氨基酸分解制造出来、模仿大脑产生的多种物质是违法的。

  多巴胺也被广泛应用于医学领域中。多巴胺盐酸盐常被用于治疗各种类型的休克(如中毒性休克、1JLl源性休克、出血性休克、中枢性休克等)。特别对伴有肾功能不全、心排出量降低、周围血管阻力增高而已补足血容量的病人更有意义。但是,我们的大脑也可能会分泌出过量的多巴胺,除非有遏制或控制的方法,否则多巴胺的分泌就不会停止。过量的多巴胺会造成心理失衡,甚至导致幻想或妄想等心理问题。多巴胺水平过高的患者通常无法区分与现实,所以多巴胺的适量与否决定了一个人最后会成为天才,还是。因此,根据自身机体的具体情况,适当的补充或者降低多巴胺的水平才能真正地做一个快乐而又富有创造力与爱的能力的人!

  随着对人的状况的“科学解释”的日渐丰富,对其加以解决的技术手段(有些还是设想)也如雨后春笋般地涌现出来。由于“多巴胺”的研究了一些现象的生理基础,其神奇功能不断扩展,它能解释的现象也越来越多,因此有可能成为解决人的问题的重要途径之一。

  多巴胺对我们来说已经不是一个太陌生的词了,各种医学报道和科普文章都频频捉到它。多巴胺(dopamine)是一种脑内分泌的化学物质,简称“DA”。它是一种神经传送素,主要负责大脑的、感觉,将兴奋及开心的信息传递。多巴胺能传递快感,能影响每一个人对事物的欢愉感受。据说和吸毒者所产生的快感都因为脑垂体分泌了多巴胺,人们对一些事物“上瘾”主要是由于它。例如,香烟中的尼古丁会令人上瘾,是由于尼古丁刺激神经元分泌多巴胺,使人感到快感。因此,近年的一些戒烟研究都以针对多巴胺来进行。

  相反,一旦多巴胺分泌减少,向下传递的信号就无法很正确地传递到肢体,这个时候我们执行的命令就可能是错误的,或者根本没有受到大脑控制,帕金森病人的颤拌及僵直等症状的神经功能障碍疾病,就可从多巴胺入手,给患者脑内移植含有多巴胺生成细胞的人胚胎脑组织,可以消除部分患者的症状。

  一位意大利科学家在试验中给帕金森氏症患者注射普通的盐水,结果发现他们的脑细胞出现了与接受药物注射时同样的反应。也就是说,安慰剂能够通过提高脑部多巴胺水平来产生疗效,甚至像个别帕金森氏症病人接受“虚假”手术后也能够提升身体原本缺乏的多巴胺水平。

  有人甚至认为人们追求财富和也是源自多巴胺的驱动,多巴胺无孔不入,对财富、、性以及成功的都来自于它。

  作为一种神经传递物质,多巴胺与基因显然有关,从而与人的个性、性格有关。科学家,可复制出较长多巴胺受体的遗传基因携带者对事物怀有广泛的好奇心,而且有很强的参与意识。所以,如同赖特在《基因的力量——人是天生的还是造就的》一书中所说的,与基因相联系的多巴胺“在决定我们是否快乐或郁闷、积极或消极、聪明或迟钝、开朗或保守、相信唯物主义或教等方面起着很大的作用”。

  对多巴胺导致幸福感阐释得最多的,莫过于认为它与爱情的密切关系,即认为爱情的产生,是源于多巴胺的分泌所带来的特殊亢奋。

  大脑中心——丘脑是人的情爱中心,其间贮藏着丘比特之箭——多种神经递质,也称为恋爱兴奋剂,包括多巴胺、肾上腺素等。当一对男女一见钟情或经过多次了解产生爱慕之情时,丘脑中的多巴胺等神经递质就源源不断地分泌,势不可挡地汹涌而出。于是,我们就有了爱的感觉。

  而且,你对爱人的愈是炽烈,脑中的多巴胺浓度愈高。直到某个时刻,多巴胺浓度达到峰值,前额叶皮层再也压抑不住冲动。由于人的前额叶皮层被大量多巴胺淹没,它已经很难听到的声音了。问题是,这时候,你的大脑将面临多巴胺长期处于高风险的状态。一旦爱人不在身边,就会不宁,继而做出种种疯狂的举动。而这些,在面对一个不那么爱的人的时候,多巴胺就安静多了。

  甚至“移情别恋”也可以通过多巴胺的变化来解释:人处于恋爱状态时,脑部分泌的多巴胺使人身心舒畅,饱满。但对于同一个人,这种分泌只能持续半年到一年,之后由于对这个人进入熟悉状态,这份感觉会日渐淡化,于是,为继续寻求这种美妙的感觉,又要寻找新的猎物来让自己进入分泌多巴胺的状态。

  于是,所有的恋爱行为都可以从化学角度去解释,爱无非是大脑中的化学元素——多巴胺等——刺激某一特定区域产生的特定反应。

  人是否有爱情,是否有,是否感到一种美妙的幸福……均与多巴胺的状况有关。我们的情绪,尤其是幸福和快乐的情绪,统统受多巴胺控制。在充足的多巴胺作用下,我们可以感觉到爱和幸福。

  而从另一方面看:人的一切性不良似乎也都是有多巴胺方面的生理根源的。面对同样的半杯水,有的人看到的是只剩半杯,而有的人看到的是还有半杯,可能他们之间的多巴胺分泌状况是不一样的。

  看到了多巴胺与人的状况进而人的幸福感之间的如上关联,必然产生这样的追问:通过技术手段寻求人的幸福的前景如何?

  如果多巴胺起着如此重要的作用,那么只要我们在技术上能够人工合成多巴胺,将其植入缺少它的那些人的脑内,似乎就为我们解决了或情绪问题,从而也提高了人的幸福感。在目前的物质财富急剧增长而幸福感如此匮乏的年代,如果技术能为我们解决幸福感的问题,无疑是发挥了最重要的人文功能。

  传统的幸福是靠人文手段解决的,即使在物质生活十分艰苦的条件下,如果具有丰厚的人文追寻,人也是可以获得幸福感的,所以印度人才能拥有和新加坡人相同的幸福指数。这表明,至少在目前,人文手段的作用依然是强大的。

  问题是随着技术手段的作用日益强大,它在将来是否会成为获得幸福感的主要手段,并且通过“物质变”而得到哲学上合的论证?这种技术手段将带来一些新的人文问题。

  一是这种幸福感的真实性问题。这种幸福感可恰当地被称为“人工幸福”,因此多少带有“虚拟幸福”的性质,甚至与“虚假的幸福”联系在一起。它是不是我们真正追求的幸福?这是我们难免要面临的疑问。

  二是这种幸福感的内容问题。由技术手段造成的幸福感似乎是无对象无原因的幸福感,我高兴,但我却不知道为什么高兴。对比在人文手段中,可能是我寻到了恋人,找到了人生的追求或阅读了一部好小说,观赏一部好片子,由这些有人文内容的对象激发了多巴胺的分泌,从而导致了一种愉快的感觉;当这些内容性的对象消逝后,多巴胺不再分泌,愉快的感觉不复存在。但仅有多巴胺而无内容所导致的高兴,是一种什么样的高兴?一种空洞的、莫名其妙的高兴吗?无原因、无对象的喜乐是否还属于正常的范围?当我们习惯于人文导向的幸福感时,总难免会对这种无内容依托的愉快有所质疑。

  三是这种幸福感的持久性问题。多巴胺给人带来愉悦,其高级阶段便是进入的状态,那也是给人幸福感最强烈的状态。但维持这种状态通常需要身体付出极大的代价,一个人的身体也不可能长久支撑一种心跳过速的巅峰状态,正如不能不停地被注射兴奋剂一样。这样,依靠多巴胺手段来制造幸福感就必然面临持久性的问题。当然,我们也将幸福感定位于对平静的追求,从平静中体会安宁的愉悦,避免因造成的情绪上的大起大落,使得代价大于所获。但是对平静的追求更是人文手段的所长了,这样的状态恰恰是需要多巴胺的减少,因为较多的多巴胺从一定意义上就意味着不平静,而不平静就是一种消耗,就是付出生理和心理代价而获得的幸福感,是一种原则上不可能持久的幸福感。所以,关于哪种手段更能给人以持久的幸福感,也使我们可能对技术手段有所质疑。

  四是这种幸福感的负面作用问题。首先不能不提到依赖性或成瘾的问题。采用技术来解决心情好不好的问题,很可能形成技术依赖或“技术成瘾”,就类似于药物依赖和成瘾。原则上,对多巴胺的追求是会上瘾的。因为当一个人经历较多地分泌多巴胺所带来的兴奋与愉快而进人结束分泌多巴胺的阶段之后,就会同时进入寂寞甚至痛苦的感觉状态,而且这种感觉比分泌多巴胺之前来得更强烈,会逼得他再次寻觅能够刺激分泌多巴胺的载体,这就是吸毒成瘾和上网成瘾的机理。如果改用其他技术手段来直接生成多巴胺,显然会因为对多巴胺的依赖而造成对那种技术手段的依赖,至少会造成和网络成瘾类似的效果,从而人的身心健康的效果。

  其次,如果维持幸福感的技术便捷可用,而人显然是不会愿意让自己难受的,于是总倾向于在技术手段维持下让自己总是处于一种幸福感之中(犹如在炎热的夏日如果有空调的话,就总是想待在空调中让自己保持凉爽一样),就有可能失去喜怒哀乐所带来的不同情感、情绪、心情的对比,幸福感也就随之不再有价值。而且,假如所有人都成了“笑星”,世界将会怎样?这也是一个颇费猜想的问题。所以,即使是状况,也需要有差异性的存在,也需要有状况的存在,否则,正面的状况就失去了意义。

  再就是,如果我们在多巴胺的控制下,无论面对什么境况都保持幸福感和快乐的心情,不再有不满和,从而也就不再有的意想和行为,是否真的就成为了马尔库塞所定义的“单向度的人”?那么,如何对不合理的社会现实(如)进行和?现实的面或忘掉人的而保持幸福感是否就成了阿Q式的?多巴胺是否就成了一种麻醉剂?

  在这些初步的思考中,我们至少看到了用技术手段解决人的问题时的局限性。起码可以说,无论多巴胺之类的技术方式在造就幸福感时多么有效,它肯定并非万能,而且不可能解决的内容问题,从而不可能完全取代以创造内容为圭臬的人文手段的作用。

  只对有病理缺陷的人(如忧郁症患者)实施多巴胺治疗,而对正,不能为了追求更多的幸福感去注人更多的多巴胺。在强调人文手段对于人生幸福的独特作用时,正视诸如多巴胺之类的技术手段的挑战,尤其要关注技术之人文功能的可能扩张,并合理追求一种技术与的适度融合,人文对技术手段的完全拒斥和完全归顺都是不可取的。

  “男女第一次渴望着对方的时候,性荷尔蒙分泌出睾酮和雌激素,这种渴望持续下去,到了陷入爱情阶段,就会分泌出多巴胺和血清胺,血清胺是在爱情中最重要的物质,能让人一时处于疯狂的状态,到了下一阶段,男女会持续双方的关系,并希望得到更密切的结合,就会发展到或者是结婚,这时就会分泌催产素和加压素,催产素不仅是男女之间,母亲给小孩围奶时也会分泌,这也证明对女性来说,母性和爱情是相同的,更有意思的是,血清胺这种东西会使你无法意识到对方的缺点,会挡住你的视线~~~所以别太恨那个人,那个人只是忠心的按照自身的化学反应采取行动而已。”

  这段话,是韩剧《我叫金三顺》中,阿三在地铁里对三顺说的一句话。其中提到了多巴胺,它是一种神经传导物质,不仅能左右人们的行为,还参与情爱过程,激发人对异性情感的产生。 大脑中心——丘脑是人的情爱中心,其间贮藏着多种神经递质,也称为恋爱兴奋剂,包括多巴胺、肾上腺素等。当一对男女一见钟情或经过多次了解产生爱慕之情时,丘脑中的多巴胺等神经递质就源源不断地分泌,势不可挡地汹涌而出。于是,我们就有了所谓的爱的感觉。

  在多巴胺的作用下,我们感觉爱的幸福。人们品尝巧克力时或瘾君子们在“腾云驾雾”时,所体验到的那种满足感,都是同样的机制在发生作用。幸好,我们的大脑能够区别彼此之间的不同。多巴胺好像一把能打开许多锁的万能钥匙,根据所处情景不同,在体内产生不同的反应。巧克力的气味、口味告诉大脑,我们正在吃东西;情侣的体味和香味提醒大脑,我们正在身陷爱中,并促使我们进行交配,以此繁衍后代。

  多巴胺带来的“”,会给人一种错觉,以为爱可以永久狂热。不幸的是,我们的身体无法一直承受这种像古柯碱的成分刺激,也就是说,一个人不可能永远处于心跳过速的巅峰状态。所以大脑达到一定程度或一定时间后只好取消这种念头,让那些化学成分在自然而然的控制下正常代谢。这样一个过程,通常会持续一年半到四年。随着多巴胺的减少和消失,也由此变为平静。 多巴胺的强烈分泌,会使人的大脑产生疲倦感。大脑疲倦了以后,要不减少多巴胺的分泌(也就是俗称的“情到浓时情转薄”),要不就干脆自动停止分泌。由此引发的后果就是,或者爱情变淡,或者干脆分手。

  原来,爱情是一种我们体内的化学反应,爱情最长的保质期是四年。看来,科学就是科学,不由你不信。

  这次,不谈生命厚度,不谈哲学思想,瞄着大雅若俗的子,携、王思懿、高亚麟、洪剑涛一干明星脸儿,烹出法式喜剧《开心晚宴》。不谈艺术谈技术,就是要让座儿笑。

  事业有成的大道本打算趁着老婆倩倩回娘家的机会,在别墅为自己的情人——模特杨希举办私人晚宴庆祝生日。为了掩人耳目,大道特地找来不知情的大学铁哥们老吴打掩护。殊不知,原来老吴与倩倩早就是情人关系,听到老吴要来,倩倩千方百计留在家中。情急之下,大道只能央求老吴冒充成那位模特的情人,却无形之间把老吴逼上绝。更没想到的是,小区物业安排的晚宴主厨竟然叫杨喜,希、喜一字之差,让老吴错将厨娘当成模特,一连串的阴错阳差,催生无数编谎、圆谎、拆穿、救谎……

  《开心晚宴》充分运用舞台空间的局限性,压缩演员之间的关系,造成不同人之间在不同人面前拥有不同关系的喜剧结构。

  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的本质的经典表达是:“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初读总觉得伟大导师的有些文理不同,随着人前人后、两面三刀的实践逐步丰富,开始,本剧恰可做舞台版诠释。

  晚宴中每个角色都在谎言里,观众则能在他们的局促不安中开心发笑,《开心晚宴》的名字可能也是由此而来。据说也是几易其名,曾经拟过《都是女人惹得祸》,后遭到女权主义者的强烈反对,认为小三儿问题虽然严重,但可以通过使用3G手机,多拍点《画皮》这类的主旋律等措施整改,毕竟一个巴掌拍不响,男作者不能推诿责任至斯。

  玩笑析之,被弃用的题目也并非毫无道理。中国传统社会治理是礼法并用,德主刑辅,对社会生活中的男性和女性都有明确的行为规范要求。但今日商业社会之中国,异往的深度和广度是农耕文明的中国,即使最的时期也根本无法比拟的。于是,传统的女性行为规范由于脱离社会生活背景,而变得飘渺于云间,类似于坍塌。社会是由男性和女性构成的,并非谁把谁拉下水,但根据木桶原理,这桶水确实就不剩什么了。再次声明,玩笑析之。

  晚宴餐者愿意承受谎言的负累,大都是因为他们享受大脑中分泌出的一种叫多巴胺的物质给他们带来的无比愉悦,也就是所谓的爱情感受。当然,扮演的厨娘不是,她是受人民币刺激。

  很多怀有大戏情结的观众看后颇为失望,认为搞笑的背后并不能引人深思,且看到的还是一个充满、谎言的情感世界,感觉冰冷没有希望。也许这是和现实又一次无奈的结合,而且还真是有哲学和生物学基础的。

  叔本华面对爱情很悲观,他认为哪里有什么爱情,那只不过是人类种族延续需要而已,那美好的难以言状的恋爱感觉只是鼓励个体去实施延续活动的幻象而已。

  经科学研究发现:爱情其实就是脑里产生大量多巴胺作用的结果。多巴胺是一种神经传导物质,用来帮助细胞传送脉冲的化学物质。这种脑内分泌主要负责大脑的,感觉,将兴奋及开心的信息传递,也与上瘾有关。吸烟和吸毒都可以增加多巴胺的分泌,使上瘾者感到开心及兴奋,爱情也是一种上瘾。

  但这种分泌物在相同刺激条件下的分泌量会逐步减少,强烈感受也将随之淡化,直至消失。从开始到消失,经实验证明极限值是三十个月,恋爱时间到了不分手就是结婚,总要有个转变,也就是说再美的爱情都不可能,能的只能是普通情感和生活习惯。

  于是,可能成为爱情保鲜时间最长的方式,因为意为着将在长时间内保持距离,距离可以控制双方让多巴胺缓慢分泌,而不是一泄如注。当然,这只是一种基于生物学的推论。这是一种的结论,由此看也许所谓备受封建礼教的男女们,所体会到的多巴胺分泌愉悦感要大于恋爱的今天。但从重建现实社会女性行为规范的视角看:我们需要更多无厘头程度骄傲的女性,当然是从心底里的骄傲,类似于骑士,可称作淑女风范,来控制多巴胺分泌进程。

  吟风弄月也罢,肌肤滥淫也罢,分泌出的多巴胺应该并没不同,所区别的是不同审美体的审美层次。

  《红楼梦》第三十回“宝钗借扇机带双敲 龄官划蔷痴及局外”情节流转六千余字,通过五幕场景写了贾宝玉人格的五个层面,倏尔护花,倏尔摧花纨绔,可谓多巴胺在“情不情”的贾宝玉这里的多层次运用。

  剧中人虽受多巴胺刺激谎言迭出,但至少在费劲心机编谎、圆谎,反映出还没冲动到愿意放弃自己所拥有的稳定状态的程度,可见缓慢的多巴胺可能量也不是很大,美好有余、后劲不足。

  晚宴的结尾备受诟病,被过于轻佻。一番大战,谜底揭开之后,舞台只剩下大道和倩倩夫妻俩,响起类似《艺术人生》的催泪音乐,感觉就要来个亦舒式的《圆舞》结尾,这时倩倩说需要冷静一下推门而去,顿时换成欢快旋律,大道拿起电话热烈诚邀下一个小三儿活动……

  也许又是一次不艺术加工的现实再现,让人想起欧亨利的《钟摆》。人,哪里是深情音乐一催化就翻然、的,孩子尚且积习难改,何况乎?我们都被自己塑造,并的坚守着。

  生命的年龄以自然数记,面向无穷大,给人以的。反倒是多巴胺分泌的时间更为现实,无需的冒险刺激,也不必矫揉造作不一的,只需要多一分面对唯一的生命,面对可贵的爱情的珍惜,让多巴胺滚的越远越好!

  在人类深邃的大脑中心部位丘脑里,贮藏着丘比特之箭,它的叫多巴胺。当一对男女一见钟情或经过多次了解产生爱慕之情时,大脑中的多巴胺等神经递质就源源不断地分泌,势不可挡地汹涌而出。于是,我们就有了爱的感觉。

  在多巴胺的作用下,我们感觉爱的幸福,据说那种感觉跟瘾君子腾云驾雾时的感觉很相似,飘飘欲仙,腾云驾雾。那时候,一会儿没有看见对方,就急躁不安,《诗经》云 ‘一日不见,如三秋兮’,说的就是这种感觉。然而,不幸的是,我们的身体无法一直承受这种像古柯碱的成分刺激,也就是说,一个人不可能永远处于心跳过速的颠峰状态。所以到了一定时候,大脑只好取消这种念头,让那些化学成分在自己的控制下自然地新陈代谢。这样一个亢奋过程,通常会持续一年半到3年。按照统计,多巴胺分泌旺盛期限平均为30个月。随着多巴胺的减少和消失,也由此变为平静。换言之,一对男女的爱情,一般只能维持30个月。

  如果有了爱情,一定要牢记爱情多巴胺规律,也要对方牢记:爱情多巴胺的大量分泌是有时间的,当平淡来临之际,才是爱情成熟之际。相遇钟情,是爱情的春天;如醉如痴,火热浓丽,是爱情的夏季;平淡相守,护着自己的家园,孩子,老人,才是爱情的秋天。当该赡养的被体面地送走了,该抚养的已经另外筑了巢,两人的爱情就进入了冬天,不是寒冷的冬天,而是互相偎倚取暖的冬天。这个时候,爱情进入极致,默默相望,正日对视,一个手势,一个眼神,都是那么谙熟,信息是那么明确。这个时候,两人已经变成了一个整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