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正规出品的尴尬:大陆网络名人为何贱格?

2017-10-12 11:35

  网络红人,是娱乐圈比较尴尬的一个小。在网络造星与娱乐工业化造星的渠道对照下,网络红人好比明清年间的同进士出身、扩招年代的大专生学历、郑秀文当红时期的新人杨千嬅,总透着一股身份可疑、前途未卜、鸠占鹊巢的味道。

  网络红人,是娱乐圈比较尴尬的一个小。在网络造星与娱乐工业化造星的渠道对照下,网络红人好比明清年间的同进士出身、扩招年代的大专生学历、郑秀文当红时期的新人杨千嬅,总透着一股身份可疑、前途未卜、鸠占鹊巢的味道。网络由一个信息平台变成一个成名捷径,前后不足二十年;它对当下网络注意力经济的后现代主义式阐释,透过一代又一代的造星热潮体现出来。网络造星,到底是一场狂欢还是一条穷途?本刊记者走访二十多位娱乐圈、公关圈、文化圈人士,通过对苍井空的案例剖析及与大陆两岸网络红人的包装方式比较,试图对现今造星工业的一个分支—网络造星,做一个全景式解密调查。

  同样身为名人,网络红人总显得比正规渠道明星显得“贱格”—不仅是演艺身价偏低,还屡屡有急功近利的小动作、不上档次的负面新闻、素质低下的评语。网络红人为什么总是名利场的“二等”?

  网络的审美趣味,往往走在电视、电影、唱片等主流渠道前面;网络红人的成名核心是后现代语境下的复杂与冲突,这与主流娱乐明星对主流价值乌托邦的讴歌形成鲜明对比。杨幂、周杰伦、王宝强这些明星所体现的,是经过精心设计、等级分明、符合主流价值观的娱乐文化,而苍井空、干露露、凤姐等网络红人传达的是拼贴、偶然、视角平等、非主流乃至无主义的娱乐。

  然而,当网络红人想要把人气兑换成利益时,往往需要向主流、现实主义“变节”。像是Hold住姐的卖点在于两种文化互相拉扯造成的语言畸形并引发的冲突感,这个卖点解释。一旦Hold住姐当上主持人,她必须啰啰唆唆解释自己的卖点。旭日阳刚的《春天里》,代表了底层人士对汪峰功成名就后摩挲伤痕进行的姿态,但被春晚误读之后迅速被各种演唱会招安,随后嘘声四起。网络红人由后现代主义到现实主义的这种“变节”,如果没有一个注意力沉淀、二次包装、不动声色的转圜,会显得非常突兀而且谮越,刺激主流。

  与大陆的情况迥异,网络红人豆花妹、阿福、Hold住姐屡屡顺利转型为正式艺人,发展势头不错。网民1600万,大陆网民5亿多。两个数量级对比悬殊,所以的“长尾”Hold住姐可以在大陆网民里二次售卖,而大陆的“长尾”旭日阳刚没法在找到运作空间。想想看,要在5亿网民里发出自己的声音,大陆网络红人必须要足够激烈、足够勇敢、足够博眼球,所以我们才有了贞操、凤姐、干露露母女等被恶性消费的网络红人。

  一般来说,在娱乐越强大的地方,非主流娱乐的畸变度越高。当网民与形成了制约关系之后,证明现实中的管控已经侵入了网络。网络红人更像是在“莫谈国事”的红纸条下走红的艺人,网民负面情绪的大量积累,使得网民所拥戴的第三代网络红人身上隐隐投射出这个社会的各种病在腠理、病在肌肤、病在膏肓的症状。而的娱乐消费度很高,网络娱乐的受众基本上也是主流娱乐的受众,所以网络红人的素质基本延续了主流娱乐的线,成为娱乐产业的后备补充。从管控与畸变的角度去衡量,对产、大陆产网络红人来说才更公平一点。

  30岁的苍井空或许未想到自己在中国内地网络上拥有如此高的人气和回响,她努力学习中文并试图悉心开发这一片广袤的地。但她或许也未想到,在她通过微博进军中国内地娱乐市场的一年半后,中国的一纸,可能令她美梦成空。

  会上网的中国概没有不知道苍井空的吧。她至今每条微博的转发评论数都超过五位数,年初某网络公司年会,代言人韩寒、王珞丹、黄晓明、李宇春出席,但诸位互联网界大佬争相上台和其拥抱的对象是苍井空。

  超高的人气和知名度似乎已经铺平了空姐在中国娱乐圈发展的前。凭借在日本早已转型拍摄电视剧的演员身份,苍井空获得机会与国内某视频网站合作,出演其自制剧。为了巩固“从良”形象,苍井空又接拍了充满文艺气息的微电影《第二梦》,并中文主题曲。凭借对其在内地男性网民中号召力的准确定位,苍井空的经纪团队频繁接触国内网游厂商,并向多家厂商抛出绣球,当然这个高达900万的天价绣球实在有点贵,比起一年前苍井空首次踏入中国市场的代言合作费,增幅超过了50倍。

  经纪团队为苍井空设计了精美的PPT,并专业地标出900万元的网游代言身价包含两次广告片拍摄,四次为期两天的商业通告。同时,该代言的排他性并不包含家用游戏及手机游戏。包括巨人网络在内的多家著名厂商在收到空姐抛出的绣球后,都就邀请空姐代言一事进行了多次的内部讨论和会议。但最终我们看到了,没有任何一个令人满意的结果。巨人网络公司员工告诉记者,史玉柱最后否决了苍井空的代言计划,除了900万天价过高,也与公司使用代言人态度谨慎以及苍井空可能带来的负面因素有关。“任何一个明星都有喜欢他的人和不喜欢他的人,用了代言人未必能把喜欢他的人都吸引到游戏,但可能会把更多不喜欢他的人排在了门外。”史玉柱的观望态度或许代表了大部分网游厂商的心态,因为苍井空进入中国娱乐市场一年多来,代言秀迟迟未定,反网瘾斗士陶宏开更曾对苍井空代言国内网游大肆,加大了广告主对邀请空姐的风险评估。

  商业之的羁绊随着对市场的深入探索开始凸显,当有苍井空将代言中国名茶“西湖龙井”的传闻出现后,立即惹来不少争议和,持反对意见的网友占六成,他们认为无论从情感上还是文化上,找空姐代言中国的八大名茶是对中国文化的。

  很多人认为苍井空背后有强大的经纪团队,事实并非如此。据知情人透露,苍井空在国内其实只有一个助理和一个盯合同的日本经纪人,而她在日本签约的AV事务所Prime Agency也只是一家小小的公司,尽管不大,但日本团队行事非常谨慎。南都娱乐曾多次联系过苍井空在国内的助理程先生,对于提出的采访要求,程先生非常细致地希望看到选题策划意向、采访提纲,而且所有苍井空在内地的事务都会严格跟日本经纪公司方面沟通。

  据知情称人,苍井空在内地接触的活动也同样非常谨慎,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吸金”,像用AV身份做噱头的活动一概不参加、邀请方最好有苍井空经纪团队信任的人引荐、在活动流程上经纪人反复琢磨是否会被炒作或产生负面影响。至于之前签约的内地经纪竹书文化,知情人也透露,其实对于苍井空的掌控权常小的。另一位娱乐圈负责为明星接商务活动的资深人士向本刊透露,苍井空团队对商业活动的报价并未像传闻的100万一场那么离谱,而是“性价比”非常高地锁定在20多万人民币,相当于国内一个二线艺人的身价。即便如此,有意向的询价者仍然不多。

  促成苍井空开设微博的某公司副主编张阿牧,也向记者透露:“从我们的接触看,从最早开始给她联系开微博到使用微博一年多,她在内地团队很简单,据我们的了解,没有人刻意规划她怎么走,也没有人教她写中文微博。同样的,我们也邀请了天后滨崎步开微博,按理说她的人气和形象肯定从角度会比苍井空红很多倍,但是滨崎步只发日文微博,在中国目前的影响力是不及苍井空的。”

  羁绊之后的最大危机依旧来自,总局日前明确表示要形象低俗和丑闻缠身的艺人亮相节目,要防止过度娱乐化、低俗化倾向的反弹,继网络红人凤姐之后,苍井空也被将亮相内地,一纸无疑让空姐的掘金之面临转瞬成空。

  苍井空想像一样,把脱掉的衣服一件一件穿回来,并非易事。总体来说,圈内人并不看好苍井空在内地娱乐圈的发展前景,一位民营制作公司的制片人表示,也许会有一些公司为博噱头请空姐演戏,但对他们来说还未考虑过,“那要看她演技如何。”一位著名编剧私下分析也认为“很玄”,“主要是总局,分分钟想就,有巨大的政策风险。她的问题跟陈冠希一样。”而经纪人L则认为,苍井空最大的问题是“非主流”,虽然苍井空在微博上人气高企,但1000多万这个数字放在中国13亿人口中仍是“非主流”的,AV的出身,即便网友再追捧、再接受,也仍主流的,“的确有很多明星如、黄秋生、任达华、徐锦江都是早年拍走红,但无论如何是可以进院线公映的,你也可以理解为一种文艺片的类型,但AV片只能流传于网络和DVD,星再红也仍主流的,从世界范围内说,也没有一个星转型为主流商业明星的成功案例。”L觉得,苍井空发展受的最大问题还是形象的认可度,尤其是东方人的传统观念认定。而对于品牌来说,空姐的受众群是否能通过她去接受一个产品也有待,例如空姐代言网游、性用品、的接受程度会比较高,而代言面包机之类的家用品或快消品则比较难。

  无论如何,通过行政命令对一个艺人的发展和进行是不公平的,MAKIYO因打人恶性事件退出娱乐圈,是民间自发的声音,可以引导老百姓自发的观,而不应用给一个人的职业生涯画上句号。

  自时代,网络红人走红的过程更加短促,走红的原因也越来越令人瞠目结舌。由之前的凤姐、马诺、干露露、苍井空及至年初受网友热捧的度娘刘冬,越来越多人通过网络途径成为红人,然而不能否认的一个事实是:网络红人尽管话题性强、度高,却始终负面新闻缠身,并始终显得急功近利。网络红人进入主流视野的过程,也注定了是一个洗白的过程。在中国内地,这不是一条容易的。 采写_本刊记者 蔡慧

  在辽宁大学文学院于2010年所做的一个问卷调查显示,77%的受访者认为,网络红人的产生是出于炒作,可能是炒作、红人自己利用网络炒作或找策划公司炒作—显然已经认为,在看似不经意“天降”一个网络红人的背后,总有个“幕后推手”。像凤姐的意外走红是由一个自称“首席网络营销策划机构”的团体一手策划,而西单女孩、长腿美眉孔燕松、苏紫紫、干露露母女等等系列网络红人则均出自专业推手“非我非非我”的策划,马诺在接受南都娱乐采访时也用“被人当枪使”来形容当时“宝马女”事件的感受,直指策划炒作。

  网络时代一突飞猛进,网络红人的包装策划俨然已成为娱乐工业的一个分支,只不过尚未专业化,也未真正成气候。炒作,甚至不惜一切代价的 “恶性”炒作,是网络红人策划团队的手段。一场事先策划的走红事件往往利用网友的关注为其推波助澜,而在人们逐渐发现自己可能被利用了,“网络红人”整个群体便遭到了信任危机。“现在看到任何热门的网络事件、网络红人,第一反应就是,这可能又是一场精心策划的炒作。说不清到底是谁玩了谁,都是娱乐至死。” 网友刘洋这样说。

  业内人士赵光亚则向记者表示,针对表演艺人来说,传统模式是先定形象,如硬汉、草根、清纯等等,但现在很多选秀、真人秀的节目存在的艺人都是有幕后策划的,“幕后策划不负责你未来发展,只负责你昙花一现。出道之时的炒作大帽子扣上,以后想要转型、洗白非常困难,炒作的人可能需要不断地持续炒作下去,形成一个恶性循环。”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则向记者爆料,《非诚勿扰》、《花儿朵朵》都与内幕公司合作,在圈里非常普遍,有几家非常有名的内幕公司,他们有的时候找一些带资艺人(艺人自己带投资)签约给他们炒作,帮他们上线万,你帮我拿到什么节目的前5强选手;有时候则盯着那些走红的网络红人,有商业价值就跟上去谈签约,而且签了这类的艺人公司也有了一定名气,会有更多这类艺人签约进来。双方签约无非都基于利益的刺激,“这些都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儿”,这位先生说。

  干露露、马诺从未掩饰过自己的明星梦。“这个行业千军万马,谁说自己不想成名,那是装B”,干露露这样说。她并不避讳自己夸张的走红方式,情绪激动地向南都娱乐记者讲述了几十分钟自己过去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如何在剧组里受、不被尊重、甚至被潜规则的种种心历程,成名之后才能受到重视和尊重,尽管干露露的妈妈一直强调希望女儿早点找个嫁了,但对于干露露来说“我要成名”在此刻大过一切。

  网络红人总是在一段时间内爆发式走红的,面对突如其来的关注,也许有人打算捞一票就走,但也有人以此为跳板正式踏入演艺圈。无论如何,红了总是件有利可图的事。

  郭美美在红十字会事件之后借机迅速发行了自己的单曲,还成为了某网游的代言人;在2012百度年会上惊艳秒杀网络的度娘刘冬也在短短两个月内推出单曲《的小鸟》;干露露和马诺走红之后,各种电视节目、商业活动邀约纷至沓来,也有很多人或者经纪公司都嗅到的味道前来,想要成为他们的经纪人。据透露,在马诺签约上一家经纪公司前,尽管负面新闻不断,但至少有家公司向她表达过合作的意思。而干露露则由母亲雷女士打理全部经纪事务,但是她也透露,直到现在每天都有很多人联系想要与干露露签约。

  干露露说,从去年年初起就不断有商演找她唱歌,“我也不是歌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要找我唱歌”。因为不能唱别人的歌,干露露和妈妈于是干脆一起写了一首《娘俩》,虽然娘俩谁也没有专业音乐基础。与干露露由妈妈打理事务不同,马诺在《非诚勿扰》走红后,迅速找了一家公司签约。但现在回头看,她觉得“那公司不太好,很混乱,团队什么也不懂,只是拿我的事情跟人家说在招聘新的和艺人,但根本不管我。”出去做商演都是别人找到马诺,但公司还要抽成50%,“没办法,我就这样莫名其妙地给了他们几年的钱”。为何要跟这家公司签约?马诺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当时超级无敌忙,每天都在接电话做节目做各种采访,思也很混乱,那公司的经纪人每天都跟着我,我觉得他挺诚恳的,签完之后才发现是这个情况。”

  众多的商演让干露露和马诺都拿到了相对让自己满意的收入。在签新公司的前两年里头,马诺的生计就是靠接商演来完成,唱的是以前做的两首歌。马诺毫不,走红之后收入也增加了不少,自己的父亲很早就去世了,妈妈则是家庭主妇,她现在来养家。

  不管是捞一票还是正式踏入演艺圈,营销公关界资深人士贾维认为这两种选择实际上殊途同归,那就是最大限度地利用现有名气获取更大利益。在贾维看来,质疑经纪团队短视、包装山寨并无意义,因为整个国内的娱乐圈“艺人普遍没有给力的团队支持,不少都还在走低级炒作之,更不用说这些尚未进入主流娱乐圈的网络红人了”,原因在于“现在的社会价值观很混乱,谁也不在乎底线,很多事情都是要立竿见影的效果,一切都是效果导向。”

  张阿牧接触过很多网络红人幕后团队,对于整体的水平,他直言不讳:“基本没有靠谱的团队。”不过,他并不认为团队在网络红人的职业规划上起到重要作用,他认为关键还是艺人本身的素质。

  一起又一起与整个社会价值观相的网络事件频发,一个又一个网络红人涌现, 使得“网络红人”这个词逐渐偏向贬义,某个层面上成为低俗的代名词,很多人不愿被称为网络红人。网络红人杀进演艺圈也大多急于洗白,希望重塑新的形象。芙蓉姐姐瘦身成功的形象俨然已经成为“励志姐”,贾维也相对认可芙蓉姐姐的变化,“她这么多年一直存在于网络,即便不是特别关注,但是从偶尔看到的网络转帖中还是觉得芙蓉的变化有她积极的一面。”张阿牧也认同芙蓉姐姐的转型:“现在大家都不怎么记得她过去的行为,她已经真的过来。”

  干露露接受采访的时候,正在新歌,说是为了参加周边某城市的一个群星音乐节的表演。说到将与郑智化等真正的歌手同台,干露露也很振奋,滔滔不绝说了几十分钟,其间也不断地提到自己参演了被剪掉戏码的冯小刚的《大地震》,以及参演伍仕贤的《形影不离》,还与吴彦祖和奥斯卡影帝凯文·斯派西演对手戏。“我还是希望能有作品”,干露露不断强调。因为这个音乐节,干露露还推掉了一个挺大阵容的戏,据说陈思成就是其中一个重要角色。为什么?因为剧组不让带她妈妈去,而干露露要自己,剧组里什么人都有,过去就发生过场工半夜敲她的房门“要教她演戏”的事情,而那个角色,她演的是个的小老婆,还有一场床戏。

  在被记者问到“浴室征婚门”是不是场炒作时候,干露露有些避重就轻,她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我现在也不需要一夜成名了,也不需要去炒作了。当时很多人不理解我,但是我觉得越来越多人认可我了。”她提到了她参加的主持的《撞火星》节目,很多网友留言给她说深受并对她印象有所改观:“很多人说都哭了,虽然也还有很少的人说这一家子神经病,但现在的效果我觉得不错了。”她觉得大家也因走红后关注了她的作品:“我主演的电视剧现在都有盗版买了!”干露露憧憬着,“我未来就想成为一个励志的形象,想告诉大家,一个笨的普通女孩通过她的努力也能实现梦想。”

  非常巧合,马诺告诉南都娱乐,她也正在筹备自己的新歌,接受采访的时候是晚上10点,她刚结束当天的舞蹈从排练厅出来。去年1月份到10月份她一直都在韩国学习唱歌,刚刚上映的彭浩翔电影《春娇与志明》里头她还客串了一个傻乎乎的角色,还是彭浩翔钦点了她,现在“准备要出EP,未来想要做我自己吧,希望大家看到一个跟以前炒作出来形象不一样的我吧。”

  马诺现在的经纪人是她的老朋友许先生,也跟她合作了好几年,年初她签约了一家新公司,是她一个从小就认识的朋友投资的,这个公司目前只有她一个艺人,相当于就是为她成立。“老板是白手起家,而且跟我一样也是崇文的,一起吃饭的时候聊起来,觉得我挺有潜力的,我们也想做点事情,一拍即合。”

  我个人并不愿意在对网络红人在报道上存在歧视,但也要分情况。这几年,很多网络红人都有团队找过来要做采访、或者宣传,我们都非常慎重对待,判断这个人是不是真的有价值,因为不想被人当枪使。

  我们2009年曾邀请芙蓉姐姐出演话剧,说实话,作为民营剧社,我们也是想找一些新闻点。我第一次见芙蓉姐姐,发现她见到我们这些陌生人吃饭的时候手在发抖,其实她是一个非常害羞内向的女孩。我们跟不少网络红人都接触过,包括凤姐,还有男版范冰冰,男版范冰冰明确表示那个形象只愿意出现在平面,凤姐的团队开出我们小剧场不能承受的演出费,而芙蓉当时正在一个转型的突破口,她的团队就愿意降低演出费而多做开辟一片演艺领域。她并不是科班出身,但她很尊重专业,身上的认真劲儿让我们很。在我看来,芙蓉姐姐的成功转型与她的经纪人小林关系很大,小林真的很爱护自己的艺人,也非常乐意吸收别人给她的。

  我们通常把网络红人分成“恶意炒作”和“比较正面”的两类,但是从客户的角度说,他不一定不喜欢“恶意炒作”这类人参与品牌活动,这跟客户的行业有关。有些男性消费品牌重点是,并不太在乎参与活动的人的形象,只要你人气够,我最近接手的就是汽车客户想找干露露、兽兽;还有一类不重视品牌形象,只是追求度,比如网游客户。从我接触的网络红人来看,普遍的收入还算不错,一般车模一天几百几千的都有,他们则可以拿到几万块钱,差不多相当于3线明星参加活动或者秀的价格。

  南都娱乐:你在“浴室征婚门”之前演了很多戏都没有走红,但视频却让你成了网络红人,那你现在在娱乐行业有底气吗?

  干露露:我以前跑各种的龙套、摸爬滚打,但我自从拍了伍仕贤导演的《形影不离》,我就有底气多了,虽然剧组的宣传并没有完全带我,但是那又怎么样?!赵铭在《让子弹飞》里头不也就短短的戏份就火了,你说我靠话题火也好或者什么也好,反正我是火了,我走到哪里也受到人尊重了。人就是混个!

  南都娱乐:不过你至今的宣传照啊、形象啊不少都仍是、薄露透,你觉得网友评价好吗?

  干露露:我看很多人都说,哎呦,干露露被骂成那样怎么还笑笑的无所谓,我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心理状态好,但也没有那么不坚强。但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经常躲在被窝里偷偷哭的,我好苦,为什么我想得到的都不是我的,包括感情,都是被人捉弄、看不起。

  南都娱乐:你现在时常会出现在一些商业活动中,你觉得他们是为了什么请你去?演员还是网络红人?

  干露露:什么心态都有吧!我相信大多数都挺友好的。去年我去苏州,跟古天乐、韩雪一起参加一个活动发布会一一介绍艺人,到我就是“网络红人干露露”,我心里就咯噔一下,怎么不说“网络红人古天乐”啊!我不喜欢别人说我是网络红人或者草根,我觉得那有点看不起的感觉,但我想自己说,因为我是励志和加油。不过那天我穿的大露背,第二天都是我的新闻。

  干露露:哎呀,我是个傻女人,也不是很懂炒作和不炒作的界限,的眼睛是亮,大家怎么想就怎么想,整个演艺圈,艺人也不能缺少话题,就像一道菜里的调料,少了菜就不好吃了。这么多明星,人家怎么注意到你呢?人有时候要动动脑筋的,章子怡还不是跟张艺谋参加奥斯卡的时候主动站出来,那何洁还不是故意跌倒过啊?哎呀,反正也不是我一个人在这样,我也没有过什么人,自己想要的达到了就行了。

  干露露:赵丽荣老师演到七八十岁,宋丹丹也都五十多岁了,她们是我的目标啊!而且我也没有给自己限定,我主持、唱歌、演戏、还能去车展,算是全方面的发展吧!

  干露露:学习、充电我一直都在啊!但我真的没有很多时间,把很多演艺工作从头再来,只能顺其自然、勤能补拙吧!

  马诺:我当时很多负面和不实的报道,可能太娱乐化了,我不就是个娱乐的枪子嘛,既被当枪使还躺着中枪了,哈哈。

  马诺:我上学的时候做平面模特就是喜欢、兴趣,后来发现原来这样可以挣钱,有零花,这样后来大学才学了表演,当时就想以后顺利当个演员。

  南都娱乐:你在《春娇与志明》里头扮演的那个傻乎乎的“蚂蚁上树”女孩,你觉得是在消遣你吗?

  马诺:我一个姐姐当时打电话说,彭导想找我演戏,但在我的照片上点了好多点,她问我介意演个丑点的角色吗?我说,我无所谓。我还接了其他的电影和网络剧,演的都是很搞笑的角色,我也不知道导演们为什么要找我演这种角色,但本来我就愿意喜欢让别人笑,只要大家好玩、开心就行。当时我说那句话也是为了好玩,没有别的意思。

  马诺:困扰啊!早起之前我还做梦呢,我我在一个教室里,好多人都我,“你是不是拜金女”,我就一直哭一直哭,真的,没骗你!

  马诺:的力量这么强大,我小小力量现在也没有办法告诉每一个人,我只能慢慢地努力去做,慢慢扭转吧。人都是需要有勇气的。我会努力的。

  南都娱乐:你说走红之后很多人请你做活动做节目,你觉得他们有消费你的意思吗?

  马诺:都是这个样子吧?!请哪个艺人不是这样的目的,就是我现在没有什么作品而已。所以我现在才转型出歌什么的,有了作品能好些吧。

  马诺:挺多的呀,不过我都选着去,现在的团队也有自己的标准,一旦觉得什么活动有恶意炒作的性质,比如再涉及到“我是拜金女”什么的,我们就绝对不会接。

  南都娱乐:那有没有人提前没有说,但请你到现场却提出那些你介意的事?你会现场吗?

  马诺:那也没事啊!哈哈,干点别的呗!我特别喜欢孩子,想开个幼儿园,或者,嫁人?哈哈!

  内地的网络红人至今仍是娱乐工业链上一个尴尬的存在。在,这一问题可以说并不存在。同样源源不断出现网络上备受关注的人物,的情况是这样的:某些怪咖诚然可以成为一时话题焦点,但热度很快消退,之后便不会再被提起;有才艺或特质鲜明的,如果被经纪公司看上,则能够通过专业的包装与经营,成为正式艺人,唱歌、拍戏、接商业活动,与主流方式出道的艺人并无二致。

  在这样一个娱乐相对成熟的地域,对于网络红人的定义并没有清晰的划分。某娱乐事务部总监郑伟柏认为的网络红人可以分为两种,第一种是经纪公司或者操作团队原本就要把这个人弄成艺人,用网络操作方式让这个人走红。在和“喜欢音乐”签约的歌手林逸欣,就是在唱片公司的推动下获得了2008年度网络人气的称号。

  另一种网络红人本身是“素人”,不经意通过网络意外走红,成了网络红人。最成功的例子有“豆花妹”蔡黄汝,2008年,还是个学生的蔡黄汝利用暑假时间在故事馆打工,销售豆花,因为长相甜美,有网友将她的照片传到网上,结果在BBS上疯传。经纪人李小姐也对“对网络红人没有明确定义”这一看法表示赞同,她说:“在,大的登一个讯息一天之内就可以传遍全岛;在内地单纯依靠不能达到像这样的效果,因为内地太大了。那些想红的人,一般来说会去参加选秀比赛,不会专门去为了红从网络这个途径走,在,更关注电视而不是网络。”至于为何会有豆花妹的成功案例,郑伟柏认为,这是被的网络宅男们捧出来的意外。

  综艺节目《康熙来了》隔一段时间就会做一次“宅男”单元,专门介绍网络上受欢迎的女孩。但这些网络话题人物中能够形成持久热度的并不多见,更多人在短暂受关注之后,最终泯然众人矣。豆花妹与Hold住姐自然已是其中翘楚,她们在网络走红后受到经纪公司青睐,得到专业包装,正式演艺道。

  郑伟柏认为经纪公司起到的作用很关键,“豆花妹是网民讨论出来的,之后有经纪公司去包装她,这很关键。像车载模特,也都会有人刻意去追的,但宅男也很喜新厌旧,热度很快会消退。”综艺节目制作人S先生也,“这些网络上冒出来的清咖也好、怪咖也好,如果没有一个后续的长远的规划,他们的红火度可能很短暂。从网络红起来的素人要看看他是综艺类的,还是很有音乐才华的,能被签约,要看他是一种怎样的呈现方式。”

  也曾出现话题性怪咖,不久前网络上就有一位“凭什么姐”蹿红,以拜金闻名。2003年,许纯美也以奇特作风引起两岸热议。对此类人物,郑伟柏则强调,“这些人不见得是通过网络去红的,而是经过了的报道突然红了起来,可是这种人红的时间很短,很泡沫化,因为他们没有真正的才艺去支撑。”

  从豆花妹、Hold住姐以及在网络上最先被发现的新人歌手邓福如的情况来看,的经纪团队在操作方式上比内地团队要专业以及长远得多。郑伟柏透露,签约了Hold住姐的王伟忠公司是希望帮她去做长久的经营,“Hold住姐是表演科班出身,她的个性是无厘头有自己的想法。她的公司对她有长久经营的计划。”

  签约了网络红人的经纪公司对的态度相当谨慎。豆花妹蔡黄汝4月中旬在有宣曲的计划,3月底记者接洽其唱片公司,希望能就此专题和豆花妹对话,对方回复只在宣传期接受采访宣传。而网络素人歌手“阿福”的唱片公司也了采访,“因为这次单曲发行我们没有安排内地宣传,所以先不做这次访问。”不难看出,运作网络红人经纪团队的小心翼翼。他们看准网络红人具备群众基础,但不会。

  关于两地网络红人在后续发展上的待遇差别,李小姐将原因归结于社会与政策支持,“现在很重视文化创意产业,公共部门和民间部门都希望去打造出一个有利于文化创意产业的,不管是王伟忠还是郭台铭,都会去投资文化创意事业,这个比较活泼、国际化,这是的优势,所以对网络红人的接纳度也比较高”。

  Hold住姐的热度已慢慢消退,事实上,这是签约了她的王伟忠公司作出的决定。Hold住姐谢依霖经纪人Josie向本刊记者表示,王伟忠虽然操作过很多综艺咖,但谢依霖这种类型的还是第一个,此前赵哥通过综艺节目走红,再慢慢渗透到内地,但Hold住姐几乎在瞬间爆红。而王伟忠为两人设计的发展方向也有所不同,赵哥原本是做幕后工作的,现在虽然试图将其打造成一个搞笑团体,但终归还是在的综艺节目上发挥影响,赵哥本人也仍然愿意隐在幕后,“蜡烛两头烧”。但Hold住姐有表演专业背景,王伟忠也试图将她定位成周星驰式的喜剧演员,Josie直言,希望谢依霖能成为下一个吴君如。

  不过Hold住姐目前主要的工作仍然是接通告,这也是王伟忠针对以往爆红的网络艺人的一贯操作模式,不过与以往略有不同,hold住姐得到了许多内地网络自制综艺节目的青睐,2011年末是她通告的小高峰,平均每周都要飞一次内地。但王伟忠很注重不使其被过度消费,加上Hold住姐其实大四尚未毕业,在趁热打铁挣了快钱之后,王伟忠已经决定将Hold住姐的通告挪到下半年。

  目前Hold住姐正在接受舞蹈仪态和编剧方面的培训,王伟忠的娱乐已经为其支付了培训、置装等费用,但透露具体金额。这固然是艺人培训必须的花销,不过Hold住姐本人的心态与大多数表演系学生显然大不相同,hold住姐接受《南都娱乐周刊》采访时强调从此以后就要迈入“职场”,而不是“娱乐圈”,这或许是网络红人的可爱之处。

  与通过拍戏成名的艺人不同,Hold住姐的优势在于她的运气,但这同时是她的劣势,一夜爆红也意味着大众对她的认知必然会陷入固定印象,因为,虽然王伟忠表示不会按综艺咖消费Hold住姐,但消弭脑海深处“一秒钟变格格”的印象显然很难。此外,josie表示,训练网络红人的抗压性及维持续航力,也比一般艺人更辛苦。

  不过对经纪人而言,好消息是内地的友善出乎意料。网络红人多为丑角,因此总会被百般,但Josie称,在内地大家普遍对Hold住姐表达了好感,即使是负面的报道,其实也在提醒“这是老梗啊,得换换”,而不像那样善于冷嘲热讽。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