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夜行线》:去产能背景下钢铁电商感受资本热

2017-12-07 18:55

  供给侧背景下,钢铁成为了首批去产能品种,尽管目前随着价格回升,产品结构明显改善,不过新增投资已经大幅度压缩。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处于下游的钢铁电商却迎来了一次又一次的爆发,受到各方资本的青睐。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钢铁电商平台曾一度超过300家。

  在12月5日21:00夜间黄金档,第一财经《财经夜行线》节目了一部钢铁电商专题片,片中欧冶云商高级副总裁金文海、钢银电商董事长朱军红、五阿哥CEO苗峰、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等专业人士就钢铁电商的发展状况、业务模式和未来趋势给出了自己的洞见。

  作为钢铁电商队伍的排头兵——欧冶云商,今年5月首次放开股权后就迎来首钢、沙钢、普洛斯等十亿元的增资;而另一以自营为主的大型钢铁电商——找钢网,今年7月宣布获得5亿元的新一轮融资;包括新三板营收榜&增长榜排名第一的钢银电商(股票代码:835092),在上月也公告拟以4.5元/股的价格发行不超过2.22亿股,合计募资10亿元,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

  钢银电商董事长朱军红认为:“在大商品领域,钢铁这个品种的标准化程度比较高,同时钢铁的整体规划程度也比较高,所以更适合于电商的发展。从整个B2B来看,钢铁电商的发展更具有代表性和借鉴意义。”

  目前,300多家钢铁电商中,不乏一些大型钢铁央企、国企的加入,除了宝武集团早在2015就成立的欧冶云商之外,五矿在设立五矿鑫益联之后又于去年牵手阿里阿巴巴共同打造了钢铁电商平台——五阿哥。五阿哥CEO苗峰表示:“五阿哥的模式是平台模式,在上线一年三个月的时间内,当前已有5万家的企业会员和7000家的卖家在平台上注册经营。”

  钢铁的平台化交易几乎与中国电子商务的发展同时起步,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互联网+”的兴起,钢铁电商加速发展也是必然趋势。在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研究员胡迟看来,既然终端消费品多是网购且比例在不断增加,钢材作为生产资料也具有相同的属性,以此类比,钢铁电商的发展是应有之意。

  2015年钢铁价格跌入近15年的低点,而借助平台化交易方式缩减交易周期,规避了价格快速下跌带来的风险。不少已经和钢铁电商平台合作的钢贸商表示,通过平台不仅销售量有所提升,也让产品的辐射地不断扩大。其中,天津世通钢材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邵月航谈到:“目前基本都是在天津当地消化,通过和钢银平台的合作,整个销售量一直在往上升,这是之前没有预料到的。”

  在谈及与传统渠道的区别,欧冶云商高级副总裁金文海认为:“钢铁电商平台可以提升钢厂的营销效率,降低成本,并且通过提高流通端的透明度以及买卖双方的匹配效率创造新的价值。这个过程中,无形的解决了服务资源的接入,以及从最终用户角度来讲,也非常希望精确的知道这些货物的状态、交易的条件,以便他们更好的组织采购、降低本身的库存同时提高自身的供应保障度。”

  今年9月份,发布的《中国钢铁电商发展报告》统计了国内钢铁电商平台交易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13家电商平台总成交量为1.3251亿吨,占24%,专家认为加上未纳入统计的电商平台销售量,目前真正在平台实现交易量占比应该有3成左右。

  在经历了2014年、2015年的爆发式增长,钢铁电商目前已经初步形成了北五矿、南欧浦、华东钢银、欧冶、找钢网三足鼎立的格局。但是受到行业集中度等因素的影响,几大钢铁电商的年交易量都是在3000万吨左右,行业龙头企业尚未真正的出现。

  朱军红预计,当年交易额超过5000万吨,那江湖地位也就出来了。截止今年第三季度,钢银平台总成交量3,328.68万吨,其中平台的单日交易结算量突破15.07万吨,相当于单日交易额为5.2亿。

  业内认为,虽然目前钢铁电商的数量已经超过300家,但是整体互联网交易在钢铁行业的渗透率并不是太高,终端用户并没有普遍接受基于互联网的交易体系,因此基于互联网平台的钢铁交易尚未大规模爆发。五阿哥CEO苗峰道出了背后的原因:“整个交易结算流程体系非常复杂,另外钢铁行业整个互联网化基础比较薄弱,这都会影响整个行业的发展,我们也正在打基础阶段,爆发大概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这一观点与钢银电商董事长朱军红所提及的如出一辙。

  目前,钢铁电商主要有自营、寄售、撮合三种运营模式。在2015年钢价大跌之后,行业普遍放弃了自营的模式,钢银电商、五阿哥、欧冶云商等在接受采访时都一再强调:坚守做第三方平台!

  钢银电商董事长朱军红表示,“钢银从2015年底开始就去除了自营业务,自营只是平台在平台最初阶段用于导流量的一种方式。但对于大商品,尤其是钢铁这样价格高度波动、高金融属性的产品,随着平台体量的不断增大,对风险把控的要求也会更高,这点是和C端是截然不同的。”在他看来,并不适合以自营为业务模式的切入口。朱军红介绍:“钢银平台在以‘寄售+供应链服务’为业务模式展开后,吸引了更多的上下游客户,已有超7.8万家企业用户在钢银注册,我们通过做第三方平台,能更大程度地发挥了‘互联网+钢铁’的作用。”

  五阿哥CEO苗峰表示,五阿哥坚定平台的模式来做,在他看来:“中国并不缺少一家线上化的钢贸商,缺少的是真正通过互联网、通过大数据能够改变行业的平台。”

  欧冶云商高级副总裁金文海指出:“自营也有一个利益的追踪,某种程度上会通过差价获取它的收益,这样的话凡是有差价存在的地方,一定要制造信息的不透明性,我认为这与电商本身,作为一个互联网电商平台的追求不完全一致。”

  在经历目前的投入阶段之后,随着行业的进一步集中洗牌,钢铁电商也将会迎来新的竞争格局。欧冶云商高级副总裁金文海谈到:“什么样的形态对整个行业是最有利的,我认为会集中在两到三家的综合平台,他们将作为一个基础设施的构建者,包括基础设施提供者、信用体系的构建者;第二个就是为数不少的一些,我们称之为在细分市场领域里的电商,但是它和综合平台是协作关系,在各自的领域里面发挥他们专业的作用。”

  钢铁电商的发展机遇与上游制造环节密不可分,在供给侧背景之下,传统钢铁行业的发展迫切需要一场基于互联网的信息化。业内认为随着钢铁电商在行业内的渗透率不断的增加,钢铁需求端、流通端以及制造端的信息匹配进一步的加强,或许将会推动钢铁电商的健康发展。

  《中国钢铁电商发展报告》显示:2015年国内规模以上电商平台总成交量2.23亿吨,占当年钢材产量的20%,2016年成交量占比略有下降,仅为19%,今年上半年仅为24%,平台化交易渗透率增长乏力。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对于这一现象表示:“钢铁电商未来肯定是一个跨越式的发展,后续也会有一个瓶颈期,未来我认为随着电商平台的规模逐步扩大,可能交易的规模会占到四或五成的规模的幅度。通过钢铁电商平台生产和流通环节的对接,能够实现生产和流通的一个比较合适的匹配。”

  钢银电商董事长朱军红认为:“钢铁电商的变革能带来很多数据,这意味着大数据能被真正运用到钢铁行业中并推动整个行业良性发展,除了未来可能实现的以销定产,到目前已经能实现的数据共享,都是对行业的加速迭代升级。”据悉,钢银数据3.0将每日实时成交数据公开后,在市场上形成了不小的影响,钢银的这一举动也被认为在国内率先迈出了数据的“亲民化”步伐。

  欧冶云商高级副总裁金文海指出:“通过这些电商平台,能够比较准确的反映市场的需求,指导生产,指导产能的安排,所以这个既是行业本身的需求,从电商的角度来说也是它力图解决的问题,通过解决这些痛点问题,迎来自身的发展。”

  事实上,钢铁市场自2016年开始走出低谷之后,已经逐步的趋于稳健,数据显示:今年前三个季度中钢协会员企业的销售利润率为4.18%,在钢价回升之下,企业效益持续向好。但是钢铁产业仍然面临着较大的去产能、去杠杆、减成本和控风险压力,而随着钢铁电商的规模持续扩大,大数据等进一步的运用,可以实现钢铁生产和流通环节的对接,从而平抑价格波动,让钢铁市场朝着更加健康的方向发展。